高校学者谁在关心中国足球?

近日,一则成都体育学院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《中国足球事业发展战略与对策研究》开题的新闻引发关注,对于研究成果及其作用,网友留言大多表示,“与其坐而论道,不如起而行之”,足球更需要实战,不需要虚头巴佬、空对空的理论研究。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

“数豆”认为,足球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、实践问题,还是一个理论问题,需要有人去研究其背后的理论。在足球水平最高的欧洲,学术界对足球的理论研究热情也非常高。著名的爱思唯尔(Elsevier)文献数据库收录的1999年至今的论文中,与足球相关的论文多达5万余篇。

对于中国男足为什么这么差,不少学界大伽也进行了思考,并提出了独到的见解。得到头条徐玲在一次课程中介绍了厦门大学赵燕青教授的观点,即中国男足不行是源于中国人太多,即所谓的“规模诅咒”。我们中国人总是感叹,14亿人口,要找出十几个会踢球的人,就这么难吗?赵教授认为,很有可能就是这巨量的人口规模,不利于联赛制足球运动的发展的。

由于时间的限制,每个联赛能容纳的球队数量有限,一般为16-20支球队。20支球队背后对应多少人口呢?世界上最为成功的职业联赛对应的人口规模基本上是在5000万-1亿左右。如,德甲对应的德国人口是8200万,英超对应的英国人口是6600万,平均下来,是从每250万-500万人口中选拔一支球队。

中超16支球队对应的人口是14亿,算下来,是从8000万人口中选拔出一支球队。这么大的人口基数,不是更有利于选拔出天才球员吗?但是要注意,发现天才球员的几率并不直接取决于人口数量,而是取决于足球职业运动员的数量,而足球职业运动员的数量,取决于足球运动的参与率。要知道,要让孩子参加青训队,走上职业运动员的道路,这是一个家庭的重大决策,他们需要评估孩子将来踢进顶级联赛的几率。可是,人口基数越大,运动员能踢进顶级联赛的几率就越低,这就意味着,愿意让自家孩子选择成为足球职业运动员的家庭就越少,进而使得足球运动的参与率越低。

赵燕青教授关于中国足球“规模诅咒”的猜想,虽然只是一个开脑洞的猜想,是对中国足球的众多解释之一,但是考虑问题的视角很特别,值得我们思考。

我国知网收录了自1958年以来的论文中,足球相关的论文2万余篇,其中核心期刊文仅3550篇。研究主题最为集中的是校园足球、足球机器人、职业足球、职业足球俱乐部、世界杯、女足和青少年足球等(如图1)。

发表与足球相关的论文数量最多的是北京体育大学的张延安,其次是广东工业大学的杨宜民,第三是国家体育总局的刘丹,第四是北京体育大学的陈效科,第五是广州体育学院的王君。

近年来,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也特别重视足球研究,除了上述重大项目外,近五年还立项了22个项目,其中重点项目2项,一般项目16项,青年项目4项。

从这22项国家社科项目的题目来看,与前述论文主题一样,关键词最为集中的是“校园足球”,说明校园足球问题受到了学者们的高度重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